Thursday, 13 July 2017

白頭老鬼話當年, 殺雞用牛刀! 啹喀兵出動。

1967年的香港

公曆1967716日, 星期天,  歷史很詭異, 五十年前的七月十六日是星期天,  五十年後今年的七月十六日竟然又是星期天, 巧合! 老鬼被大寫命令要返回辦公室候命, 如常一早從北角新邨西座出門, 乘北角至九龍城碼頭, 再沿馬頭角道步行至一號上班的地方, 那時是港英政府一個部門的總部。

到了辦公地方不一會兒, 老總叫準備整理一下全大厦地方, 話未完, 己見街外不少英軍運兵卡車駛至門前, 跟著跳下一排又一排的英軍啹喀兵, 荷槍實彈的操進辦事處, 帶隊白人尉官問了樓梯位置, 指揮啹喀尉官引帶軍士們沿著樓梯逐一隊伍走至最上層, 然後命令兵員們持著步槍分列的坐在梯級, 最後一批就在門口大堂持槍蹲著, 其間只能聽到的是軍靴踏地的聲音, 每一啹喀兵士都非常秩序, 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響, 更沒有任何竊竊私語。

整個連隊, 除了士官年紀較大外, 都是非常年青, 有點稚氣, 帶隊的白人尉官, 年紀也不太大, 都是二十多三十。 部門所有職員因為是星期天, 除了我組幾名勤務人員回來候命外, 都沒有上班,  這些兵員就是靜靜的等著, 直至近中午過後, 命令下來了, 尉官們就發出命令, 一排又一排的啹喀兵就拿起步槍往外急步走, 原來是去攻擊土瓜灣道, 馬頭角道交界的三多酒樓及其上的左派工人俱樂部。

當年的三多, 軍多、警多、警車軍車多。


跟北角華豐不同, 港英直升機只擔當觀察任務。


當年那些兵員應屬駐港英軍48啹喀步兵旅Gurkha Infantry

那個時候, 香港暴亂差不多到了失控, 署理港督祁濟時不滿時任警務處長的戴磊華(Edward Tyrer)鎮壓暴動不力,要求他申請退休,讓副手伊達善接任;16日,軍隊及警方先圍攻東區3間工會,又突擊位於土瓜灣馬頭涌道50號的工聯會工人俱樂部,直升機、軍警參與行動,拘捕數十左派群眾,又起出一批武器。

附上另一方的報導及評論: 大公報社論 1967717日 星期一
(老安按: 並不代表本人立塲, 只是提供另一方的說法, 黑與白, 各自跟本身閱歷及經歷判斷吧! (今時今日, 尤其今天, 這篇文字肯定被人乜乜!), 不過知己知彼是重要的, 用來參考無妨。)

看穿敵人虛弱本質 勇猛還擊

據說在工人俱樂部搜到大量武器包括仿真槍。

拘捕大批工聯會工作人員及職員。

犁庭掃穴, 大肆搜查, 一片凌亂。
從十三日起,港英出動英軍加強對港九愛國同胞進行法西斯鎮壓,偷襲愛國工會和學校,大舉非法逮捕工人、教職員、新聞記者和電影工作者。到了昨天,再把鎮壓提升一大級,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分別在香港和九龍兩地由軍警斷絕交通,先後襲擊太塢、太糖、五金、九巴、工人俱樂部等,用到炸藥爆門而入,見人就抓,完全到了瘋狂的程度。

正如我們一再指出,港英出動到英軍,不顧一切地製造白色恐怖,並不表示它有辦法,而正好反映出它的確是一頭「外強中乾,色厲內荏的紙老虎。它力圖用加倍的殘暴來掩蓋它的怯懦,用加倍的瘋狂來掩蓋它的虛弱。這恰恰反映了它的那種朝不保夕的恐慌心理。」

駐港英軍啹喀兵出動。

當年出動的啹喀兵就是如此年輕。

啹喀兵受檢閱。
港英的瘋狂做法,首先就沒有嚇倒英勇抗暴的港九愛國同胞。青年學生的浩大隊伍依然上街。反英抗暴的標語還是到處出現。街上的群眾更機警地同港英的鷹犬展開拉鋸戰或麻雀戰,一樣把他們到處調動,疲於奔命。

正因為港英如此瘋狂,群眾的怒火更燒紅了。既然英軍用明槍實彈來對付港九同胞,大家就完全有權利利用和奪取一切武器來進行自衛的抵抗了。連日警署多處就有魚炮爆炸的隆隆巨響,使港英鷹犬,膽戰心寒。昨天土瓜灣就傳出了奪取警槍,還擊警察的壯舉。這標誌了抗暴新高潮的一個開端。

港英手上這點英軍,不過是二仔底。英聯邦事務部大臣鮑登表示「英國政府全力支持」港英蠻幹,所謂「全力」不外就是幾百啹喀兵。這點兵力,簡直做鹽不鹹,做醋也不酸。

今天港九同胞不但能夠用一切鬥爭方式,使港英陷於汪洋大海之中;而且祖國七億同胞支援的力量是無窮無盡的。「人民日報」昨天再一次警告港英,必須立即停止一切法西斯暴行,並且低頭認罪,否則一切嚴重後果將由港英承擔。它指出,「香港的歷史由中國人民來寫,香港的命運,掌握在中國人民手中」;中國人民決不容許港英這樣迫害港九同胞,和這樣敵視中國人民。百多年來的老帳要算,這幾個月來的新帳也要算。

 
六七動亂主因是港英當年比較專制,社會貧富縣殊,官商勾結,民不聊生,
另外, 內地文化革命惡風南吹至港。

今時今日, 類似運動重來? 不過代替紅色的是…黃色!

無奈的昨天!


毛主席說,「我們的民族將再也不是一個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站起來了。」港英這樣胡作非為,向中國人民挑釁,它在自尋死路。目前是它在香港的反動統治迴光反照的時候,只要大家看穿敵人虛弱怯懦的本質,響應「人民日報」的號召,再進一步組織起來,行動起來,勝利是絕對沒有疑義的。我們應該用毛主席的教導來加強我們的信心:「不管中外反動派如何猖獗(這種猖獗是歷史必然性,毫不足奇),我們是能夠戰勝他們的。」

我們將用一切武器向他們勇猛還擊而戰勝他們。用自己製造的武器,也用奪自敵人的武器;用低級的武器,也用高級的武器;用看得見的武器,也用看不見然而卻可以制敵死命的武器。用文鬥,也用武鬥,總而言之用群鬥。目前的形勢是,群眾越來越奮起,武鬥越來越出色,港英越來越手忙腳亂,它實際上已經在發抖了。

「人民日報」還強調指出:「七億中國人民正在密切注視着港九愛國同胞的反英抗暴鬥爭,並且決心用一切必要的方式,給予港九同胞以全力的支援,直到取得最後勝利。」港英已經是迴光反照,我們正逐漸可以看到最後勝利的曙光,有了祖國七億人民的密切注視和一切必要的支援,我們還愁不能克敵制勝?區區港英,一定會粉碎在人民群眾的泰山壓頂之下,一定會淹沒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

大英殖民地香港第7任警務處處長
戴磊華
Edward Tyrer



戴磊華在1937年加入千里達警隊任職警官生,1938年升任助理警司,二戰期間曾經於1939年至1942年投身英軍服役參與戰事,隨後短暫於英屬印度警隊任職。在19459月,戴磊華加入香港臨時軍政府,最初以陸軍上尉階級處理警務工作,旋於1946年出任助理警司、1953年升任警務處助理處長,在1963年再升任警務處副處長。出任警務處處長以前,戴磊華曾在1952年、1956年和1963年三度獲補送往英國的警察學院短期深造, 196612月至19677月出任香港警務處處長。


大英殖民地香港第8任警務處處長
伊達善
Ted Eates
1963年,伊達善要求調動至香港警務處,其後獲得委任為警務處助理處長,出任港島總區指揮官。1966年,伊達善獲委任為警務處副處長。1967年,香港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下,展開對抗港英政府的行動。時任警務處處長戴磊華突然以健康為理由退休,由伊達善接任。暴動期間,最少造成10名人員殉職,212名人員受傷;與此同時亦有1,936人被檢控。在事件中,總共涉及了1,167枚炸彈。香港警務處在防暴中的忠誠及勇敢表現備受讚賞,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為了表揚其在是次事件中所作出的防暴貢獻,於19694月授予皇家名銜,成為皇家香港警務處,為英聯邦5支擁有皇家稱號的警隊之一。同時,由雅麗珊郡主出任警務處和輔助警察隊的榮譽總監。[3];伊達善亦獲得頒授聖米迦勒及聖喬治勳章。

1969年,伊達善退休,返回英國後在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工作。

                                                       當年老鬼搵食地方, 每星期起碼有三四天, 大門前一定有類此物體, 煩擾之極。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